25 April 2016

Below average

滋…沙…
滋…沙…
车子开在大道上
电台频率总乱成一通
只好放入 CD
传来  David Bowie 的 Heroes

是电影里的隧道场景
永恒的一瞬正在凝聚


小时候我们都爱玩的假装游戏
手拿着玻璃瓶
大口灌入黑鸦鸦的可乐
然后迈开
东倒西歪    摇摆不定的步子
装作自己是个醉汉
又大口大口的灌入了那早已不愿说清是什么的液体


只是
你怎么还在玩那游戏
把播放器的音量钮到了最大声
假装自己是 Patrick
身边却没有 Sam 和 Charlie
更没有Brad Hays
只能大喊     还得装作很兴奋
I am below average
Below average!


她不曾真的挂念
她的打扰也总是为了驱赶
驱赶她的寂寞
不是你的孤单
撇开这些
就连打扰都会省略
你是 Patrick
你是真的 Below average


只是
你醒了
你不能清醒地爱着却还要假装醉了
你毕竟不是那个总装作没心没肺的 Patrick
你或许是 Alice
或许是 Craig,Bob,Mary Elizabeth
但你知道你不是无厘头的 Patrick
一团糟得来却仍旧很快乐


你们唯一的共同点是一团糟
不是快乐
她总分析得特别透彻
所以你不是 Patrick
所以当她说不做审计之后想做顾问   
你只微笑不语
怪不得你情愿装醉
醉着就还能欣赏她的聪敏


她说
你想走的话现在就可以走了
她摘掉眼镜
你们之间的对视只隔了你的镜片
我怎么舍得你呢     你清楚地说
可我不喜欢 Patrick     她说了这么一句
你走了
头也不回


只是你忘了
Patrick 从来就不是那个得靠着醉意来爱人的人
Brad Hays 才是
你也忘了
她说过
你和 Patrick 只有一个共同点     你不是Patrick
只隔着一个镜片却也隔走了你的清醒
她做不了你的专属顾问了   


另请高明吧





20 April 2016

相思啊相思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小学时给同学们写纪念册的时候,我总会把这首诗写进纪念册里。其实小学同学们大概也没多少人好这样的诗,但我一直觉得,分离在即,《相思》 写入纪念册里多有意思。如果你翻到我最初的几篇文,你会发觉我从那时候开始就认清自己是个不懂得面对分离的人,一直到现在。



小学的时候第一次读到 《相思》 这首诗,我把它抄了起来。当时我连 “撷” 字怎么念都不会,只知道那是我似乎能够体会的一种情绪。

我没有因为这样而刻意地开始收集相思豆,虽然家里附近经常有许多掉在柏油路上殷红的豆子。她们漂亮极了,那红,那像是漆上去一样的红色总是很吸引我的目光。然,这么漂亮的颜色,却也一直很让我防备。她美得不像是真的,我不是说了好几回吗,想漆上去的一样,好久以前的那篇文里我也是这么说的。

小时候妈妈拿这些豆子给我教算术,我大概三、四岁,对于美观的东西,还没有防备。只单纯的喜欢,很喜欢。我一直以为妈妈那一罐子的红豆是淘气的我给弄丢的。

直到那一天,看见我在公园里蹲下来拍下柏油路上的朱红子,老爸看出我很欢喜,于是在饭后和邻居叔叔去散步的时候,捡了地上还未从豆囊掉出来的两把相思树的枯枝。豆囊里吊挂着那殷红的,一颗颗的相思豆。

妈见了问我,是不是很漂亮呢?

我点头,是啊,多漂亮,但其实我从来没想过要收集。我一直是个只要偶尔看看自己欢喜的东西,反而会更快乐的人。这和我的贱个性有关。有些东西,看得频繁了,再美丽也稀松平常了。最终可能只会被我遗忘在某个角落里吸着尘。

妈说,年轻的时候,她见了这些豆子,觉得漂亮、得意,也不知道这些豆子叫 “相思” ,但她就是集起了相思豆。一罐一罐地收着。于是我好奇也试探性地问问,小时用来教我算术的那些豆子到底都到哪儿去了,难道真被我弄丢了吗?

妈说,不是,是她自己把豆子给丢了。

为什么?我诧异。

因为日子久了,颜色就不再那么亮丽,失去了一开始把人的目光吸引住的那股魅力,而她除了美丽,还有什么呢?

我听了,却突然下决心要把这些豆子收起来。我倒想看看,日子久了以后,是不是就真如妈妈说的一样,颜色不再亮丽。而最重要的,是我会不会因为她失去了原本的亮丽就把她丢弃。

我说,我对美丽的事物有所防备,只是事物,不是人。她的鲜红如漆一般,光滑,亮眼。她为何如此美丽?

其实啊,我亲爱的你知道吗?相思豆是剧毒之物。她为何如此美丽?全因她是剧毒之物,如若嚼食两、三颗,足以致命。

剧毒之物,但我还是要送你。我的心意在于相思,不在剧毒。像那带刺的玫瑰,你如果爱惜玫瑰,又何须采摘,不采摘就不会招刺。我给你送相思豆,难道是让你吃的吗?

我喜欢平淡,简单。我喜欢雏菊,我可以给你送雏菊。但那是我喜欢的,不是你喜欢的。我知道你会喜欢相思豆,因为你喜欢亮眼的东西。但你如若知道她是剧毒之物,你定会介意。你会介意。

在我还未知道相思豆之毒之前,我一直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东西。因为我总觉得一件物事不可能十全十美。像玫瑰,美,但带刺儿。像从古至今被喻为 “祸水” 的美人,太亮眼的东西总有某个让人畏之的面向。虽然那一面向,或许并不真的有什么可畏的。所以相思豆怎么可能这么亮眼却又毫无瑕疵呢?

你喜欢相思豆,却介意她身上的剧毒。放心吧,我并不会因此就评断你其实并没有多喜欢相思豆,因为我能理解。在我最初得知相思豆之毒的时候,我也介意这鲜红之物怎么就深藏剧毒呢?但我心里更多的是恍然大悟。

是啊,我忽然明白了她为什么如此美丽。

她如此鲜红,如此亮丽,只因她身上的毒。是毒炼就这一份美艳的吧?或者说,为了不让人过于介怀她身上的毒,因此给了她这鲜红亮丽的外衣。

或许这是平衡。这世界本就是相对公平的。这些平衡,在我眼里,再平常不过, 所以与其对于她的毒心生厌憎,我反而豁然开朗,且也更坚定了世界是相对公平的这份认知。你看我的平淡(无趣?)不也是为了平衡心底的那股狂躁?你不也介意那股狂躁?

爸爸捡回来的那些红豆子,妈妈给我找了个小罐子,装了起来。

我没有真的要送你相思豆,虽则分离在即。

我想知道,多久以后,亮丽会离她远去。

我更想知道,亮丽离她而去之后,我会不会也把她遗弃。

所以,不送你红豆了,我送你一首 《相思》 吧。

等我给他谱曲,以后若有机会再见,再给你唱。

害怕未能好好地跟你道别,送你这个。

别牵挂。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9 April 2016

给你红豆子

周二,队里的 senior 告诉我客户今晚有活动,我们不能留得太晚,得准时下班。

难得的准时下班。

于是我想起那部一直想看却还未看的电影。马上搜索各电影院的上映时间和座位,猛地却想到了你。

记得那个周五我们都在办公室里,难得无需往外奔。我对你说我想去观赏这部电影,你说你也想看,脸上透着兴奋和雀跃,要我搜搜看是不是所有影院都有上映,因为你以为它只在指定的影院播出。你问我是不是很喜欢这种类型的电影,我说是。我很明确地感觉到你想同我一起观赏, 但你并未开口询问,只等着我的搜寻结果。

结果所有影院都有播出,我如实相告。不知是不是我的表情过于冷淡,或者因为你清楚我每逢周五总赶着回芙蓉,所以你只是: “哦,那就好。” 于是我也静静地,并未对你提出邀约。

现在想起来,不知道那部电影你看了吗?和谁同看呢?极度地想约你,但从来就害怕被拒绝的我,因为胆怯,最终依然没开口。结果周二晚自己一个人跑到电影院去看了那部我们都喜欢的电影,只因难得准时下班。

最近很火红的电视剧,什么星星太阳月亮,哈哈,我想为着这一句话,我大概会被人打死。其实我也正在看。很讶异吧?我这个不看电视剧,尤其不看韩剧的人,竟会看起这部剧来了。没什么原因,只因为你说喜欢,你说男主角太浪漫了,我想看看,你眼中的浪漫长什么样。虽然只看了几集,不过,那和我想象的浪漫不太一样。室友说,每个人对浪漫的定义都不一样吧。所以,原来你喜欢这样的浪漫。

我欣赏的是男主角的直接。对于喜欢的人毫无掩饰地表达自己的在乎,这是我一直没办法办到的。在通话的时候,当双方都感觉到彼此想靠近的心,两人很直接地马上相约见面,这就令我想到了过去。我和你之间还没有过这样的情境,我当然想靠近,但你就未必了。我想起的,是她。

曾经的对话里,同样是电影,我问起一部当时上映了好一段时间的电影,我说我还没看,问她,你看了吗?她说她也还没。当时我很自然地就想到要约她同看,但那个时候我还没有布鲁 (我车子的名字)。要约女生看戏,当然也得想到接送问题,这是最起码的吧。于是就在我干着急,想着该怎么约她出来一同观赏那部电影的时候,我们原本全无冷场的对话框停顿了一段时间。我至今仍觉得,她也是在等我开口邀约。只是我太蠢了,停顿了好一段时间,仍旧没有想到该怎么解决交通问题。后来,是她开的口,她说她不喜欢电影院。于是乎,我的邀约根本也就没法出口,哽在了喉头。

料想不到的是,这些时日以来,我依旧地窝囊呀。所以为什么我要部署道别,因为早已知道结果。“十年后或现在失去,反正到最尾也唏嘘”,还不如自己早些了结呢。

我依照自己的计划停止了送花。

道别正式开始了。

给你送红豆子。


红豆生南国   春来发几枝   愿君多采撷   此物最相思

神总是很适时地眷顾我,总在我不愿再滞留的时候,泄露一点的机缘。

你竟来留言,哎。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对你告别的。

以后找我喝茶吧。请你喝茶可以,对你持续眷恋不行。




4 April 2016

一切都会结束的




那天同爸妈到皇家山的休闲公园散步摄下的,顺便找寻爸想给朋友带的一种药草 。我正在为自己的 Instagram 营造几个以花为主题的铺陈,其实全为迎接最终必要的结束。


在这漫长的找寻之中,虽然我还未寻找到自己存在的意义,是的,连存在都必须寻找一种意义听起来很可悲,但我暂时还不能接受没有意义,生存只为生存的说法,或许我还太年轻,有些事,还未能轻易接受,或者,放下。在这些找寻之中,因为是没有头绪的摸索,也尝试了自己极抗拒的事,虽然我还未能够找到那层意义,但我找到了自己思想上,或者潜意识里,一直隐隐在左右我的快乐的一种信念。


说它是一种信念似乎有点太强烈了。它其实是我潜意识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扎根的一种认知。这种认知影响我对许多事物的态度,包含正面,亦概括了负面。

这种认知便是:

一切都会结束的。


这只是阶段性的。

会过去的。


一个这么简单的认知,其实谁都有,但当它潜在你的意识里,而且是不自觉的意识里的时候,它对你对于许多事物的态度起着很重要的影响力。

好,我不想细说它对我有着怎么样的影响,最主要的一点是,我的责任心开始崩塌,因为我总相信,一切会结束,结束之后我再没必要负起任何责任,这就是它对我最大的,最负面的影响。而它对我正面的影响是,正在经历的艰辛,我总会想到,会结束的,别太担心。

为此,我想,她为我担待了不少责任。因为我会走,因为我是个逗留期只有七个月长的实习生,到了任务快结束,任务上有许多要清理的部分的时候,经理并不会要我回到公司帮忙,于是这些事物自然就落到了她的肩上。她虽然对我抱怨,只是抱怨,没有要我帮忙的意思,但我总会自责。自责什么呢?这么自责就自动自发回去吧,根本也不需要等她向我提出帮忙的请求,行动总是胜于一切。

对不起,我再一次为自己的窝囊向你道歉。我连想帮你,都不是真心的。我并不是真心的想完成任务,我只是想多凑点和你在一起的时间,我只是想多看你一眼。看!恶心到这份上了。

我不喜欢叹气。我不喜欢自己颓废、也不喜欢自己如此盲目、没有方向。这么不靠谱,没人会喜欢的。但,唉,偏偏你说过自己择偶条件里最不能接受的劣根性,我几乎都有。

我很想扇自己几个耳光,如果那样能让我醒过来的话。既然一切都会结束,还为了什么如此执着?一直在那个空间里 “送花” ,但 “送花” 的对象却从来未曾对此动容,等待什么呢?不等待,我又能争取什么呢?

过去我介意那个我厚着脸皮缠了超乎半年的人从不曾主动联系过我。我常想这也是一种不在乎的表现。或许我是验证了,一旦我停止联系,我们的谈话就此终止。这种,是依赖也好,眷恋也罢,反正只要一方不再主动,另一方也不再问候的关系结束之后,我还愚蠢地神伤了好一段时间。One-sided,我这个注重平衡的天秤招架不了太久。

你总是在周五的时候给我送来问候,但这些贴心、友善的招呼会令我沦陷更深,那是我自找的,不怪你。我欣喜,欣喜你在难过的时候会同我分享。我欣喜,欣喜你会在与别人谈论起某件事的时候想到我,然后讯息传来,对我说起你和别人的谈话。我欣喜,欣喜你主动联系我,欣喜你不要脸总问我有没有挂念你。其实每当你这么问,我都想说,想死了,懂吗?我最终会答,有啊,有挂念你。有时也会说,你怎么那么不要脸啊。你很爱逗人,这点和我有些相似,只不过我不太敢逗你,怕逗得多了,你会由此发觉什么,也怕逗得太过分,你的回复会更绝情。




我正在部署我的道别。虽然我不会署名,也不会告诉你那是对你道的别,但我决定了,就要这么做。你或许觉得这太没意义了。我想,不是所有的事都需要别人认定的意义,做,实践,就是它的意义。
正在看的你,我毫不掩藏我的道别。

我给她送花,送了好几种花了吧。

开在黄花树上的黄花。

散落一地的黄花。

路边一丛雏菊。

这两株不知名的野花。

或许我还会再给她送花。

或许不。

若是后者,我会改送相思豆。

漆黑的星体花叶树木无从留下,你会在流泪吗?

别流泪,什么也没有的话,我会送你这些红豆。



我知道这不算浪漫,这是我最后会给你送的了。

原谅我不再送花,伤口应要结疤。

这就是结束。

一切都会结束。

我先给自己一厢情愿的眷恋部署结束,或许这样会容易一些。

容易承受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