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July 2017

失禮了

上一篇,簡直就像是一個喝醉酒的人一次糊塗又愚蠢的感性慫恿之下,失禮失態的衝動。

許多次,回想對你的眷戀,情緒每一次都可能遊走在天秤上的兩個極端,遺憾再一次無結果的栽種,也痛恨你善良有禮的不忍拒絕。許多次,我都暗自慶幸,感謝當初三毛和阿忠的勸誡,沒有讓自己醜得無台階可下。

你是一朵白玫瑰,像陳奕迅歌詞裡的白玫瑰。總是以最完美的姿態,逼得我步步後退。一朵沈默帶笑的玫瑰,帶刺回禮,只信任防衛。我確實甘心墊底襯你的高貴,即使是被刺傷的時候,殷紅的血流在指頭上,都不忍讓血滴落在你純白矜貴的花瓣上,不能讓你存在一點瑕疵。

其實我沒有那麼疼惜妳這朵玫瑰。我只是自己羞於開口坦承,害怕被你拒絕。我從沒伸出手觸碰過妳,也不會被你刺傷。我只是一直觀望著,觀望著也看見了你身上的刺,看到你的防衛,所以一直小心翼翼,步步為營,只可惜這樣我反而是捆綁了自己,伸出去的手一直沒能碰到你。

不過,現在看來,也許沒有坦白是一件幸事。你對於我沒有多餘的情感,沒有過多的關心,我之於妳,可有可無,沒有半分斤兩。直到我消失,你也從沒有半分驚慌,大概更有鬆了一口氣的釋然,終於,那個奇怪的總是來打擾的人還了妳一份清淨。

我呀我呀,總是自作多情。哈哈哈哈。能不能坦然一點呢?不如此輕易傾心。面對孤獨,能不能更好地去享受而非不時地被無聊無趣無人分享的孤寂感打擾?


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