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August 2016

是啦,我臭美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最近比較多話。

心裡很快樂,但你不可能纏著別人要人聽你有多快樂、為什麼快樂、什麼使你快樂,而我正好有這個空間,所以我在這裡抒發。

情緒的累積,不管快樂或傷感,積累得太多也總要排解的,我這麼覺得。否則,快樂也容易讓人鬆懈,這樣的時候被當頭一击,肯定的,跌得更重、更痛。所以我得抒發,不能累積太多,免得過於得意,樂極生悲。

我快樂。實習期之後更明白了學習充滿樂趣,絕對要珍惜。大學的同學們也都充滿人情味,不像職場上的人心險惡,就連毫無威脅的實習生都有可能被職場政治陷害,像我一同學,細節就不透露了。

這個學期,雖然功課依然繁忙,但有良師益友,我深深的體會到學習的樂趣。這麼多學期以來,其實這個學期並不會比往日輕鬆,但只要一回想實習期的忙碌和盲目,自己就異常慶幸也感恩。而這學期令我更珍惜的另一原因也是因為學科的關係。

升大一以來,學科越來越趨向專業知識的極端,很多其他方面的知識再也不能夠從課堂上獲得。但這個學期,有兩個科目,是我中意的,都和語文有關,分別是:法文、報告書寫。其實報告書寫就是大致地教我們如何書寫各種職場上會用到的報告,格式和用詞,還有 referencing 之類,以前也已經學過的。以往,雖然這種科目和英語息息相關,但由於它也很學術性、很格式化,我總是不太喜歡這樣的科目,甚至有些害怕,因為,這樣會讓我喜歡的語文變得死板,一點都不生動。

這個學期我會這麼喜歡,很抱歉,全是因為講師的關係。這學期,我最喜歡的兩個科目,講師分別也都是我最喜歡的講師。報告書寫的講師帥氣又可愛,好友說,你仔細看,天啊,她其實長得很漂亮,但髮型卻這麼帥氣,都不知該說她是帥呢,還是美呢?但她也超可愛的。有次,我不知道她還在班上,闖進課室裡找我的好同學要答案,結果被她轟出來,但她語氣雖硬,嘴角卻又上揚得明顯,你不在,沒能看見那樣的她,多可愛呀!

我得說明,我是個很尊敬老師的人,所以總會保留對老師該有的尊重,比較不懂得和老師像朋友一樣開玩笑、玩鬧。所以,和老師們,我最多也只能是,好學生,幸運的時候,或許是出眾的學生,但幾乎不可能的是,貼心、好玩、要好的朋友。

某次在課堂上,她即興地要我們演講。她先給出個題目,然後我們隨意講兩分鐘,還千萬吩咐計時的同學我們若是語塞,計時器也得暫停,不便宜我們。輪到我的時候,她要我說「書本」。朋友們都說這不正中我下懷?我問她,老師啊,與其談「書本」,我能談「閱讀」嗎?她欣然答應。於是我開始說,還特意地提到我最喜歡的書本之一,只見她頻頻點頭,大概聽說過,甚至也看過。我說得正起勁,忽然發覺朋友們在位子上偷笑,其他同學也都表情怪怪的,我忙問,「是不是時間到了,你們為什麼不說?」他們只好點頭。我望向講師,一副不知所措,有點像犯了錯的小孩的表情,我忙問,「老師,我回座位了,行嗎?」她只好點頭。

回到座位我問好同學,剛剛怎麼回事,怎麼沒人告訴我時間到了,對我很不公平啊。她說,俊原本要告訴你,是老師偷偷背著你擺擺手不讓他說的。哎呀呀!這老師!不過,看得出來,或許你也可以說我自戀,但我真的感覺到,老師很疼我。連健也說,老師最疼你啦,我趕快否認,才不,他說,什麼才不,老師對你真的不一樣!

因為特喜歡這老師,所以在她面前我也總是很緊張。她不喜歡同學在我們上課的課室門外徘徊和觀望,也不喜歡上課的時候門開著。有那麼一次,她病假回來,身體很虛弱,聲音很小,讓最後進班的同學關門,他們沒聽見,站在門邊不停四處張望找位子坐。眼見老師越來越不耐煩,我趕快趁她還沒發怒之前小跑著去把門關上。回到座位,她居然小小聲,有些靦腆的對我道謝,我心裡可樂了,但我臉上什麼表情也沒有,只微微點頭,看也不敢多看老師一眼。

或許我真的是自戀。我覺得,連法文講師對我也是不一樣的。她也疼我。或許受到法國文化薰陶,她氣質滿分,特有魅力,以前就常聽學長提到過。我從沒懷疑過什麼,直到她在班上讓我們看了一部電影,不時地會注意我們看電影時的表情,我一直覺得電影的最後有點敏感,尤其對我,還有,和我一樣的人。所以我開始好奇,才在臉書上搜尋了老師的名字,翻到她的相冊,我才發覺,原來她和我一樣啊。只是,我確切知道,她未必知道。發覺這件事以後,我雖然興奮、雀躍,卻也有些不懂得如何面對老師,也許我從沒想過這麼漂亮又有氣質的美女會和我走在同一條路上。

在課堂裡,我開始不太願意抬頭看她。但,都說了,老師疼我。還特意跑到我的位子上,要為我改作業。你知道嗎?大學裡還有多少位講師會為你改練習題和作業呢?我真的不知道,我也沒有察覺她有沒有為別的同學這麼做。但健就坐我隔壁,她卻沒有過去,反而走到我身邊,叫我的名字,然後我有點不知所措地看著她,因為我不知道,在我們做著題目的時候,她叫我要幹嘛。我抬頭,她拿起我桌上的作業本,我還嚇了一跳。她開始看我的答案,然後點頭,「嗯...嗯...嗯」,拿起紅筆畫了兩處錯漏,然後說,只是這裡注意動詞更改,其他都沒問題。我實在有些驚慌。老師總是很溫柔,呃,別誤會,她對每個學生都很溫柔。她看見我們在電影狂賣笑點的時候瘋狂地大笑,她也呵呵地笑了一下。她總是鼓勵我們,在我們考得好的時候,她會說,真棒!我們把名單交回到她手上,她總很有禮貌的用法文回「謝謝」。能被這麼漂亮又溫柔的講師疼愛,實在是我們的福氣啊!

你說,我能不快樂嗎?


19 August 2016

嗨!更好的自己!



你大概很難想像或者相信,一個人的轉變可以如此突然又莫名。


最近的我,和好友有過一次令人振奮而又欣慰的談話。我甚至覺得,這樣的談話大概是我第一次,這麼的愉悅。

上大學以來,我經歷過很多,但這些經歷其實也沒什麼值得慨嘆,每個人總有起落,我當然也不例外,幸運的,要數我認識了一群令我相信、令我看見美好的人。快樂的人生是進步的人生,看著他們從掙扎到蓄勢到綻放,看著他們從耐不住氣的孤傲到嚇我一跳的謙卑和如今的開朗,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幸運,他們令我相信,只要你願意,轉變從來都不遲。

自從自己認識到何謂信念,再到與好友的一番談話更令我堅持,而這些人努力的改變更令我明白到,學習,所有人都有值得你學習的地方,而謙卑,多麼重要。

好幾次,誤會和冷戰幾乎就發生了,我也訝異自己的轉變。心中的一湖清淨終於練成了一點點,我不再鑽牛角尖,而是從心底同自己對話,用邏輯和同理心開解自己,終於沒有讓自己失望。主動化解尷尬,主動打破冷戰,主動地相信自己和信任他們,不輕易聽信他人謠傳之言。

好友說,我理了髮,看起來更開朗了。他們說,短,短得很,但很適合你。我也發覺到,其實,雖然我做到了某些好的改變,但我仍然是仰賴著別人的安慰和鼓舞的。比如說,我開始學會不在意他人的眼光,但前提是得到來自我在意的人的支持。也就是說,只要我在乎的人支持我,我能做到無視別人的眼光。但,對了,這個「但」說明進步是持續的,但是,要是身邊的人也沒辦法支持我,恐怕他人的眼光便變得銳利,會削弱我的自我和信心。

我明白到過去的自己充滿了負能量,也不太懂得感恩,太容易就沮喪。成長真的很奇妙,希望我能保持良好的心態,持續進步,給自己最好的自己,也令你,在遇見我的時候,遇見的,是能夠和你一同成長的我。

(題外話,帥氣的英文講師實在是我的榜樣,而我還發現了漂亮有氣質的法文講師是... 哎呀呀,真是意外,同時也有一種鬆一口氣的感覺,畢竟,想找到能夠明白的人真不容易呀。怪不得,呵呵呵,難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