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November 2015

嘟…… 嘟……嘟……

喂。我想我们都听过那个在一段通话中,更牵挂对方的那一位会让另一方先挂电话的故事。

对不起,我想我又开始对你说起我的另一项执着了。

看过那个在我印象里已不太深的故事之后,此后我和家人通话,我都会在听到他们挂电话之后再挂上,几乎没有例外。但有一件事,是这样的,我很懂得抓时间点,只要一听见那一边电话挂上的声音,我便会也挂上电话,不会等到 “嘟嘟……” 声响起。直到有一次,和老爸通话之后,不知为了什么我楞神了,老爸电话挂上之后,我还楞在当地,直到 “嘟……” 声响起,我才回过神来,那一声冗长的 “嘟……” 却让我感到无比失落,寂寞缓缓自心底蔓延,而我拾着沉重的步伐向楼梯口走去,准备回到房间。

那一次,我就知道有一天,我会在某个地方对人说起这阵 “嘟……” 声牵引的落寞和孤单。它不是空洞的,空洞是我们彼此对着话筒,却谁也没作声,像是电话那头的人对电话说了“等会儿” 却再也没有记起电话这头的等待。这是空洞。而那“嘟” 声和这种空洞不同的是,你确实知道,那头是再也不会有回应的了。我想我是在对你说着这种落寞和孤寂,而不是对任何别的人说起,因为,电话那头早已没有我想倾谈的人了。这种心情是这样的:心间有一股沉,但不是那么的重,如果真要我描述的话,一股在你深呼吸的时候,呼气时心胸之间的那种感受,我不知道你的体会是不是一样的,这是我的感受。

既然你已听到这里,那就容许我继续倾诉吧。

我是个对悲伤有着可怕的钟爱的人。也许我经常在这里书写我的愁思和伤感,像是在抱怨,像是在怨叹,但实质上我不能够否认,我之所以看起来一直是那么的多愁善感,我之所以一直在情感和各种事情上遭遇伤痛,一部分还是来自于我对自己将会感受到悲伤或失落却没有及时阻止自己的纵容。另一方面,兴许我原本就喜欢这种伤感吧,或者,不能说我喜欢,而是我无法克制自己被这样的情绪吸引,就像原本我极不喜欢的人在若干年以后却深深地吸引了我,这都是,由不得的。

在我感受到了电话那一端被挂上,“嘟” 声响起的落寞之后,每一次通话结束,在对方挂断之后,很会抓时间点的我却再也不马上挂掉,而是折磨自己般地等到听见 “嘟” 声之后才挂断。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么变态地想要多感受那样的失落,可能我想要确认些什么,就像很多年以前,有一次家里浴室的灯盏开关出了问题,手一碰上开关便会感受到电流穿身的感觉,可怕得很,那是真正的触电。我却一次次地伸手向那开关碰去,是为了确认,也或者那种触电的感受,是刺激的。过山车不就是这样的道理吗?可怕,你却一次次的在坐完以后重新再排队,再乘坐一次。

有些人是有这样的倾向的,我想我就是。所以我容许自己承受,即使我知道接下来我或许要承受深深的失落和孤寂,我却给了这个或许会受伤的可能一张绿卡。我真是无可救药,对吧?算了,我也不知道能怎么拯救自己。

其实啊,我真正想对你说的只是当电话被挂断之后,那 “嘟” 的声音是可以这么令人失落的,没想到我说了这么多啊哈哈。

晚安了,明天还得上班,你也早点休息吧,拜,你先挂,没事,挂吧。

嘟……




24 November 2015

缺失

当车子断断续续地撞入
那许许多多空在路中央的坑洞
磕绊
摇晃
你幻想自己是微醺的司机
那道路是僵直平顺的
磕绊的   摇晃的
是你
强灌进思绪里的酒意

没有艾顿庄的歌声
没有电台里扰人的广告台词
不似往常般急躁的你
看着四周陌生的景
你毫无思绪
像什么总在干扰
像那欲言又止
嘎在半空
从未出现的下一句

我仍想带你绕一回
那列车总会经过的小山丘
在它被夷为平地之前
我还想同你散步
给你说那些平淡而动人的琐碎
看你对我愚蠢的玩笑不屑的神情
我就是犯贱
偏爱你的白眼

你或许不曾知晓
我无故失落的情绪
没有因由
你以为是周一的缘故
但它是灰色的
不是我钟爱的蓝色
你无法真正笑得开怀
青春旧照里笑得灿烂的那脸庞
在记忆里已模糊不清

心底那空洞
是这许多愁绪的寄托
兴许你还是把酒灌成了幻觉
兴许是幻觉里你灌醉了思绪
你清醒无比
却情愿这是幻梦
醒过来便会遗忘一净


在一个我情绪莫名低落的早晨,缘由不明,我只感到心口上有一股沉重,但我一直不知道为什么。Monday Blue 吗?不是,我从不会有这样沉重的 Monday Blue。车子里很安静,低气压很明显,我仍是不懂得这是为了什么。也许我早已经厌倦了生活一成不变的形式,厌倦了对任何事都提不起兴趣的自己、厌倦了自己短暂的喜欢上一首歌、再也没有聆听时的奇妙感受和对创作人的尊崇、厌倦了不执着、不认真的自己。

过去,我尽一切努力不会让事情不了了之,如今,我只愿这事再不会有人提起,看似解脱的,实质上是一种逃避。Simba 和 Elsa 离开 Pride Lands 和城堡时候的那种逃避。

我需要找回那个自我,即使他的执着多么可笑,即使他固执地不愿棱角被挫磨,虽然那或许会令他走上更长、更曲折的路,那是他喜欢的自己,真实的自己。失去对生活的热情并不是一件我能够快乐承认的事,也许我看似过得很不错,但我早已厌倦了这一些。

也许是这样,情绪的莫名沉重是在告诉我这些。有时候我会告诉自己,这只不过是你的幻觉,你幻想着自己不快乐,只因为你不懂得珍惜眼前拥有的。但我已分不清,像那首道破我十八岁的忧愁的歌里唱的: It seems to me some fine things have been laid upon your table, but you only want the ones that you can't get... Desperado...

也许,我变了。我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希望这是我的幻觉,梦醒便遗忘一净。

15 November 2015

不太一样的周六

昨晚是大学里音乐社歌曲创作比赛的总决赛,Pat 在一个月前就约了我,去听听这十首校园原创歌曲。

我从芙蓉开车到双溪龙,这一段在我最初开车的时候最先开上的大道,这是我最熟悉的,比起南北大道,相对平稳好走的一段路。我打开收音机,Melody FM。我在上下班的开车路上通常都只听 Lite FM,比较主要的原因是那是我唯一根据雪隆区频率设置的电台频道,而其他的电台,都是老爸帮我设置的,所以都是芙蓉频率,来到这里就沙沙声作响。不过,这里提到的两个电台,毕竟也都是我最喜欢的了。回到芙蓉,有时爸会把我的车开出去,他最爱听 Melody,所以,每一次我回到工作的地方转到 Lite FM 去,回到来,爸总会转回去他最爱的电台。

我打开收音机,Melody。我喜欢爸妈所喜欢的事物,尤其当他们不在身边的时候,我更会故意地去听他们爱听的歌曲,或看他们喜爱的电影。上周的南北大道,车辆很多,有些路段道路经历多年热晒雨淋,车子从重新铺过的路段转向这样的路段的时候,就会听到微微轰轰作响的声音,那是轮胎与老道路摩擦的声音。车辆多和这些杂音很容易影响我的听觉,所以有时我会厌烦地把收音机关掉,因为那些杂音干扰了我,而电台,你知道的,三不五时也打广告,很多的声音,于是我把收音机关掉了。

这个星期,平稳通畅的大道,这个时段,周六的四点钟,刚好也播放着一些我比较中意的歌曲,于是我跟着哼,开在自己最熟悉的大道上,逍遥。我想起自己一直想来一趟 roadtrip 的愿,其实,我现在这样,算得上是一个迷你型的 Roadtrip,只是我记得在我分享我二十岁的青春列表的时候说过我要找一个伴,陪我开上大道,播放我列表里的经典。你应该看看这一路上,因为四五点钟猛烈的阳光使得两旁油棕树和那蓝天白云像被打上了灯光,那清晰度非常高,简直是一幅最美丽的图画。但,你没见着,你确实不会明白我愉悦的心情是为何。而我,我也意识到这一层因无人分享这最简单的愉悦而有些许失落的情绪。是的,Roadtrip,定得带上个伴。

有那么一段路,两边不再是矮铁杆外的油棕树,而是青叶茂盛的大树,没有矮铁杆远远地围在外面,而是靠近道路,你真该看看,那些树叶被照得青葱无比,不是绿色的,是青,你知道青和绿的分别吧,就像那还未成熟的稻田上,那青色的稻,你或许会误会那是草,但草是绿的,那未成熟的稻是青的。那大道两旁青色树叶的大树,浅蓝色的天空,我对蓝色的喜爱就不多说了吧,那白云,因为阳光的猛烈,她生出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不像一些你在普通晴天里看见的,无边的白云一样,那是完全没有立体感的白云,而这一些,立体感很强烈,并且,还反射着阳光的光辉,那些金色的旭辉。

我在车里,赞叹眼前美景,而收音机很适时地播放起我在念中五的时候很喜欢的一首歌,张艾嘉的 “爱的代价”。“走吧走吧,为自己的心找一个家,也曾伤心流泪,也曾黯然心碎,这是,爱的代价 ”。这就是我最喜欢的时刻,大道上,平淡却真实而美好的风景,收音机传来你熟悉并曾是你最喜欢的歌曲,这样的时刻,谁能不愉悦?

时间实在过得飞快。我已觉得任何形容都是多余的,我曾说它荏苒,也曾说,正是这种荏苒令人对于它的流逝不知不觉,所以有了光阴似箭的感觉。不知道是不是实习以来,一天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尤其每每午餐之后,很快的就是下班时间,然后塞个半至一小时的车,回到家,晚餐、洗澡,没什么时间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一天就这么过了,然后是一周、一个月... 。回到熟悉的大学,其实不就相隔一个月半?却感觉自己很久没回过来了,特想念这里的一切。

创作比赛还蛮精彩的,那些原创歌曲都很好听,我尤其喜欢其中的一首歌,Over the Hill,剧创作者说,这是他在咖啡店里打工的时候,一对经常光顾咖啡店的老夫妇经常给他说一些他们之间的故事,他写的,就是这俩人的故事。歌曲很好听,可惜没有完整分享的录音,倒是有售卖专辑,支持校园创作嘛,可惜我昨晚没有买专辑的兴致,现在有些后悔了。

回到大学,和 Pat 还有同是会计系的学妹相聚,也和曾一同处事、这次创作赛负责搞设计、拍摄的大师,阿炳见了面,也算有见到老同学了。距离实习完毕还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知到时回到校园,多少人已毕业、多少中医系的朋友已到中国实习,而多少的学弟妹又已去了实习。也许久没见过 Bob 了,他和 Pat ,谁都放不下彼此,但因为曾经的错失,实在也希望 Bob 能够真正地明白并接受自己,让人看见你的诚意啊老兄!Pat 又对我说了许多,这些情感的纠葛,实在令人摸不着头脑,更可恶的是虽然彼此心里只有对方,但总有外人想要干预。

我最珍惜的,是这些相聚的时光。办活动以来,我最开心的,是认识到这么一位善良而真实的好朋友,Pat。我们聊过许多,关于办事、为人、家人、朋友、感情世界。她总问我什么时候找个伴,我总告诉她,想找也得别人愿意啊。她是个善良的中医系女孩,是大家,所有认识她的人眼里的宝。她不吝于分享,她把最美丽的地方和景分享了给我们,还经常说要帮我针灸、拔罐,帮我养身子。我很害怕针一类的东西,每次她和阿炳两个想抓我去针灸的时候,我总大声嚷嚷,我是有人身自由的!这么好一位姑娘,Bob 呀,她若是回到你的身边,请务必珍惜!


这个周六,不太一样。



10 November 2015

路痴司机的无奈与暴躁


开车近一个月,在这城市里穿梭,不时地也回到家乡,而由于工作需求,经常要去到一个个自己从未到过的地方,无人相伴,慢慢地,也开始习惯了。

工作的事,我经常和室友们还有一些同校的实习生提起,因为行业的关系,经常需要到不同的地方,也经常会被分派到不一样的队上去,工作范围也不同。这是个多变的工作,一点都不沉闷,甚至无法预测,当然,这也可能只是实习生的命运,你注定不知道经理下一次要把你分到哪个队上去。我不是在抱怨,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必须澄清一下。以前在做适合的工作的各种心理测验的时候,我就经常选择不要千遍一律的工作这类的选项。真正见识到了之后,除了对于地点有些抱怨,毕竟我本来就是个路痴,其他的我觉得还挺新鲜的,至少,比起一些其他的同学,我的报告精彩得多,也丰富得多,就连经理在看过以后,还给我评语:我喜欢你的书写方式,那让你在这里的经历变得很好,或许下次我们把你分到队上做分析性评论的时候,你也可以用这么故事性的手法写。

作为一个路痴,每天到不一样的地方去,或者每个月换个客户,我就只好靠 GPS 了,这种无助很无奈啊。老实说,我好几次都走错了路,绕上好大一圈,还得多给过路费,更无奈了。有时候我也忒不明白,明明我好端端开在自己的道路上,一些愚蠢的车子要超车,也不打信号,以超快的速度兼超靠近的距离危险地超了我车,我快要问候他老人家的时候,他竟还 honk 我,什么世界?我不停地在锻炼自己的耐性,在其他事情上,我都练得差不多了,我常想,我这么年轻,还有那么多时间,跟别人急什么呢?年过六、七旬的、能留在这星球上的时间已不多的老人家们、我家里的老宝们都那么的有耐心, 我这年轻人凭什么和别人急?偏偏唯独开车,我暴躁的脾气就完全显现,稍有不如意我就破口大骂,例外只有当家人也在车里之时。

我当然想改,但似乎有点难,尤其我经常一人开车,至多也是平时晚餐时间同室友一起出去,但在她面前我并没有稍稍收敛自己的暴脾气,依旧骂得很爽,完全忘了这是在造口孽。我有点怕开车,说实在的,即使我小心翼翼、战战兢兢,但那些大城市里自以为开车技术一流而横冲直撞的人们多得是,运气不好的话,小心也还会遭殃啊。

那天我搭上列车赴同学的约,为庆祝同学的生日。久违的列车,我心情特别愉悦。来到月台上,我从口袋里掏出耳机,往双耳一塞再往上挪一点,这样的位置耳机最贴近我耳朵,发出的音也特别好听。我开始点播自己平时就听着睡觉的列表,哈哈,我记得很久以前我说过要改掉这听着歌睡觉的习惯,无奈我改不了。最近在这里提到过的歌几乎都在这列表里。可能是歌曲的关系,不一会儿我便在列车上沉沉地睡去,等我再次醒过来,身边已坐满了人,前边也已站满了人。


曾经,我特别害怕这种拥挤,所以我特别讨厌公车。在从沙登公车站开往大学的公车上,经常是像挤罐头沙丁鱼般地站满了外劳,公车司机也极不友善。我讨厌公车几乎到一个极点,但无奈,要到大学对面的十五楼,非搭这公车不可,你倒可以选择搭德士,但我可没这等闲钱每个星期搭德士。列车上虽也拥挤,但不似公车上全是外劳。好,原谅我,我对外劳存在偏见,我找不到合理解释。

我在车子里的时候,经常会播放自己收藏的专辑,今天忘了把 CD 放上车,又厌烦了电台里不时地被广告打扰, 我竟把收音机关了。车上顿时寂静起来,我想起 Gravity 里 Sandra Bullock 说的无声的宁静。我无法想象那种失落的宁静,那种无声的孤寂。我开始想起自己想写一首歌的愿。我哼起了零零落落的调,配着零散的词,但始终凑不起来。因为正开车,也来不及记下那些随意哼的调,倒是记着了一些句子,乱哼出来的。

一个人开在这道路上的心情
一个人走在那条街的情绪
我想一个人看一场电影的愿
却从未好好完成

是的,都还未好好完成。

四天的假就这么结束了,工作以后这些假是多么珍贵,开始庆幸自己还有一年的大学生活,还有许多上完课后的空档,也还能时不时和同学出去走走,那是多么恣意的生活。

分享一首我最近很喜欢的歌:汪峰的 《流浪》

对了,你呀,我想对你说,有些事,别紧握着不放,若真是放不下,那就沟通吧,沟通不了了,那就把那片一直抓在手掌心的叶往那人背影洒去,喊三声 “Goodbye”,那就走吧。我说的可是 goodbye,不是再见。如果灵魂真的像递出去的蛋糕一样因为付出而得不到回应便会一直消耗下去的话, 你先得学会爱自己啊。


祝你一切安好,我依然牵挂的人。






3 November 2015

从不是飞蛾




“你早就该拒绝我,
不该放任我的追求,
给我渴望的故事,
留下丢不掉的名字... ”

莫文蔚和张洪量的《广岛之恋》,歌声和词义依旧是那么轻易地令我为之动容。那想必是一场轰轰烈烈的感情,但“轰轰烈烈”触动不了我,我更在意 《红豆》 里的“细水长流”`。

许久,我再没有写过任何的歌曲。啊,你或许不知道,在我青春正盛而情窦初开的年纪,灵感像打开的水龙头般,我写过一些挺不错的曲子。至于后来为什么不写了,最主要的原因应该是再也没有能够触动我,令我重拾旧日创作热情的人。

至今我还是会想,如果我对你坦白了,相比旧时,结果会否不同?想归想,也许是我早已在心底里认定了结果,所以,所谓的如果其实并不存在。

这世上有没有如果这个话题我同老爸争论过好几次。他总是说,这世上没有如果,只有结果和后果,这大概是他不知从哪个网络来源看到的一句话,而且还深深同意。我喜欢看有意思的字句,念中二的时候,我开始把从书本、报章、课文、杂志上看到的有意思的字句抄在笔记本上,不时翻阅,这之中,很多成为了塑造我价值观的影响,而这些句子中,却有着相互矛盾的许多来自不同人的金句。因此我深信,能够令人从不同角度领会不同道理的,就很接近哲理了。

这世上是有如果的。这么说吧,“如果”以假设的形式出现在科学研究报告里,才会得出结果和后果,没有如果的话,没有结果和后果,也没有今天世界上太多太多伟大的发明。没有如果,就不会有结果。硬要说这世界上没有如果的话,那只是因为你早已知道结果和后果,如果只是多余的怀想。这时候,如果确实是不存在的。

而我所做出的关于如果对你坦白,结果会不会不一样的设想便是这种多余的想头,因为我早已知道结果。放任自己的心久了,历经几次心酸,也许是时候静下心来,让纷乱回归平静。实习以后,虽然没有太多棘手的工作,新鲜的经历倒是挺多的,而一天的时间也太轻易就溜去了,没时间再去思考这些如果的事。等我再次想起你时,也许我是不带任何情绪的,也许我依旧挂念,但那也都已过去了。不能放任心,但还是能放任眼睛的吧,公司里养眼的脸蛋太多,没道理冷落了眼前好景,去追断线的风筝啊。挂念与否已经不重要,我只知道,没有回应的付出往后会是更沉重的,清醒一点,何必做一只傻乎乎的飞蛾?

许久了,但我想写一首歌,这段时间的自己,究竟为了什么如此倾心,而为了什么我终于理智地走开,甚至没有坦白。给我点时间吧,给我点时间去理清我想表达的究竟是何种情绪。或者这之后,我才能够挣脱那些残余的挂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