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January 2016

又是涂鸦

这些日子你过得好吗?

从最初的极度抗拒与厌倦,我渐渐习惯,或许也有点麻木了。开始发觉自己其实过得一点都不糟,是心境太浑浊,所以对任何一切都不太满意。

那段我又彷徨的日子里的某个早晨,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我在车子里听见了  First of May,竟禁不住流下眼泪。这是一首 Bee Gees 的歌。我第一次听见的,是一位日本女艺人翻唱的版本,通过电台播放。老爸问我:这是 First of May 吗?我当然不知道,那可是他们年代的歌曲,我才第一次听呀。但歌曲的动听,令我马上搜寻,并收入列表里。后来,我看过别人对于这首歌的来历的书写,对它的印象更深刻了。这是 Barry 的创作。或许很多人以为这首歌写的是他和初恋的故事,而事实上,这首歌是关于他们的一只狗,一只在五月一日的时候来到他们身边的狗。

最初,我常想,为什么在五月一号要哭泣呢?现在我总会在听到这歌的时候想像,一对已分开的恋人在五月一日的时候想到了和前情人一同样过的狗狗。它已逝去了,如同他们之间已逝去的那份情意。

每个人对每首歌的记忆都不一样。我们为自己看过的电影、听过的歌曲、阅读过的书籍做着各种连结,连结着一段段记忆,这大概也是为什么我们会特别喜欢一首歌或一本书的其中一个原因。我对于这首歌最深刻的记忆是,那是老爸和我分享的一首歌。一首我在听到时,第一个想起的人会是老爸的一首歌。也许这是为什么我在那个早晨听到了这首歌竟哭起来了的原因。我在想家。

现在的我,开始珍惜自己在这里实习的日子。其实我的际遇算起来是不错的,至少还没到周末周日得加班的阶段。就是得在周六日干活,至少还是在家里干活,不必回办公室。我队里的 senior 其实已经像个朋友般,对我分享她生活里的许多事。我的同事,同是实习生,在这两个月里给我帮了不少忙,而实习结束,他也离开了。经理究竟是个糊涂虫,像我一样有点冒冒失失、善忘,还是只想考验我们我都不怎么在意了。当他问起一些我根本毫不知情的事情时,我会直接说,对不起,在这之前我还真不知情呢,现在给您办吧。

可能我们最后都会渐渐习惯,也不再害怕。但我想,无论怎么样,习惯是一回事,是不是要将就将就地让自己继续麻木在毫无热情的事情上又是另一回事。我不愿妥协,像我对她说的,至少我尝试过了,以后如果在其他方面仍是失落,至少我不会有没有尝试过这项职务就退缩而引来的悔意。是的,即使以后我在其他事情上仍是失落,至少我知道,这项职务我仍旧不会考虑。

她很漂亮,聪明且善良。你不常遇到这样的女生。她说,而她也听。那晚我们之间隔着一段距离同时向各自的车子迈步,我突然想,不知道往后,我的脑海里会不会重现这样一个画面。如果我会舍不得这里,原因大概也只有这一个了。那天我在车子里等着,突然看见她已在车门边,身穿一件深红色的裙子,而车子里正播放的,是我青春列表里的那首 Come On Eileen,歌词唱着: "That pretty red dress, Eileen, tell him yes! " 一切都是那么的巧。

那些画在你生命轨道上的点点,终会连成一线的,你最好相信。

10 January 2016

我听 Air Supply, 简单美好

因为车子里的播放器是较为旧款的,只能播放 CD 的那种,所以我开始把自己收集的专辑每周换一、两张在车子里播放。

最近一周里我听得最多的,是 Air Supply 的 Forever Love 里的第二张 CD,而这当中,被我重复播放次数最多的,恐怕是 Without You 和 Goodbye。奇怪的是,我从前也听过,却没这么喜欢过。Without You 的翻唱者很多,其中 Mariah Carey 的版本应该是大众最为熟悉的,而 Air Supply 的版本转音没那么多,是我比较喜欢的版本。可能也是因为熟悉吧,有时候,当你听同一首歌听多了,虽然刚开始它或许并不怎么吸引你,但时间久了渐渐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即使不怎么喜欢,但这份熟悉便也会令你对它种下一种情意。

Goodbye,我奇怪自己从前怎么没有注意过这首歌呢,因为最近播放的时候我总怀疑自己曾在哪里听过那旋律,仿佛曾有过别的版本,可能是粤语或中文的版本,因那旋律实在太熟悉。当然,原版肯定是 Air Supply无疑。于是我上网搜索了一下,只发现中文版动力火车与林志炫翻唱的 《爱上你不如爱上海》,点进去听了一下,确定的是,中文版我绝未听过。于是我又尝试搜寻粤语版本,但看来并没有这么一个版本,我对旋律的熟悉缘由不明。

过了一年多吧,我对于 Air Supply 更中意了。他们的歌曲大部分都是很 Catchy 的旋律,很容易记住,然后挥之不去。前一段时间,我对于似乎已没有歌曲能够让我动容感到失落,也有点惶恐,听过别人介绍的歌曲、看书,确实找到了一些好听的曲子,但仍是无法触动我,直到自己再次把前年在书展购买的专辑放到播放器里,还故意听 第二张 CD,因为第一张都是我早已熟悉不过的歌曲,然后这些似乎没听过,却又莫名熟悉的旋律响起,我重新找回一种遗失很久了的精神,一种想了解更多,关于这首歌、这两位歌手的故事的一种好奇重新被我寻回。

去年 Air Supply 来这里办过演唱会,我错过了。当时还没这么喜欢这个乐队,自己对现场演出也并没有多大兴趣,现在想想,下一次,如果他们再访,或许会去见证两位老歌手的现场魅力。但是别误会,对于去年的错过我完全不后悔,毕竟当时对他们的认识少得可怜。听他们的歌曲,阅读歌词,有时候会觉得歌词有点俗套,但听他们演唱,却又是那么诚恳、动听,矛盾的是我,哈哈,或许当代对情感的表达就是那么直白的,不多作文字上的矫饰。我在脸书上也赞了他们的专页,才发觉 Graham Rusell 除了写歌,也写诗。同样,都是浅白易懂的字句,很温馨、动人,也简单。或许这正是我喜欢他们的原因,简单,而动人。

给你介绍他们最新的单曲 - I Adore You,可以去看看 MV,呈现的是爱的多元。我不多说,你可以用自己的感官去感受,祝你周末愉快。

1 January 2016

二十又一

今天我们相遇,明天我们分离,有朝我们再聚。

我的其中一项坚持:每年都要做的回顾。

二十一,所谓的成年,在我其实意义不大,但转变的其实也蛮多,不能总是用好坏去衡量,只能说,这些转变会慢慢雕琢你,无论是变得更圆滑,抑或生出其它形状的棱角,那毕竟是你允许这个社会对你着手的改造。我可以说得毫不在乎,但我一样是深受这种改造的,虽然不能确定它会把我变什么样,暂时来说,我没有太讨厌自己,只是有些迷惘,而迷惘啊,这种阶段的我们谁没有呢?只是或许有些人比较懂得接受成长,而有些像我这样的“问题小孩”不停要自问也对身边人提问,似乎只是为了找寻一种 “这是正常的” 的安全感。

我在接近2014 年年末的时候缠上了你,一直不断找你聊天。每天每天打扰,我当然不可能不期待什么,只是真实面对自己,真要问为了什么,大概就像那首歌里唱的,“因为寂寞”。不想一直谈论这件事,虽然我容易被伤感吸引,但那不表示我非要选择它。所以,这一年里,谢谢你出现过并且不介意被我打扰,祝你幸福,由衷的。

其实我没有主动在节日里祝福他人的习惯,我很懒,不会刻意去祝贺任何人,除非你很重要。但我刚刚刻意地对她说了新年快乐,她说她老了,没有去跨年。我们聊了两句,我这人很奇怪,是的,明明喜欢,却总会不经意作出些冷酷的举动或说一些类似事不关己的话,问题就在这里了。不过也没什么,因为我总是心里有个底,虽然自己一直不愿正视,我们不会在一起。

说太多关于情感了,仿佛我的人生只有这些,当然不是。我很爱我的家人。他们是我的一切,这是不会改变的。这一年里,我得到了爸妈的一种信任,也感受到他们对于我渐渐成长的感触。爸说总有一天要放我自由,也说不可能一辈子陪在我们左右,所以要确保他不在的时候,我知道一些该要知道的事。我想我最庆幸的,是他们对于我的信任,不会过多的过问我的感情世界,因为即使问了,我也不懂得该如何回答,我没有一定的把握他们能接受我的想法。很坦然地告诉你,关于爱情,如果要相伴一辈子,能找得到一个相处得来,承受得住平淡的人已是不易,我不介意身份、年龄,甚至于性别。别怕,有些事,它不是一种选择,就像爱上谁一样,你能逼自己去爱上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吗?或者,逼自己忘记一个深深爱着的人?

我想用我最大部分的时间来陪伴家人。爸妈年纪大,我们能相处的日子不是那么的多,我一定得珍惜。庆幸我与老妹在很多事情上没有大矛盾,可以很好的相处,因为看过许多兄弟姐妹反目成仇的事,至少,我们的矛盾越少,反目的可能也越低。我很爱我老妹,她的位置不亚于爸妈。她让我感到骄傲,因为在她的专业领域里,她找到了学习的乐趣,那已经比我强了。

我结识了一些值得深交的朋友。他们陪我走过一些难过的关卡,也叫我看清一些人事。他们有的正面得我都好奇那股力量从何而来,明明自身的遭遇并不愉快。我钦佩他们,他们都有值得我学习的地方,只是得看我有没有愿意学习的心态。而我最害怕的,是自己的表达。我总爱透过文字表达对他们的爱,但行动力却总是有些弱,我害怕的是,我的这些文字,虽然出于真心,但因为行动力不足,会沦为空有其表的一种虚假。但我珍惜,尤其自从死党的那句“感情是需要经营的”之后,我开始用心,虽然懒,实习以后在忙都会找到一点时间和大家都见见面。这真不容易,看看以前一点都不主动约人见面的我,这算得上是个不错的改变。

我得到了布鲁,也把他撞坏了。修好以后,虽然我时常警惕自己,但他仍不时地被路上坑洞磕绊,有点可怜。而实习给我太多的经验,丰富了我的阅历,当然那对于别人或许微不足道,我比较认清了自己。我对她说,或许我仍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我清楚自己不要什么,实习至少给了我这样的一种认知。

我们唱歌度过了最后的一、两个小时,勾起我的一些回忆,尤其当死党提醒我,那是我曾那么爱哼唱的一首歌《十年一刻》,原来我都快忘了辛勤与付出,在筑梦的路上是必要的,太在意回报会让人容易在路途上迷失。

我认识的人们啊,祝愿你们新年快乐,这是我,还蛮喜欢的一年,虽迷惘,虽茫然,但撞过了板,有所学习,亦是不错的。新的一年,盼自己能建立起更多自信、勇气,和勇于尝试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