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December 2014

没什么好心情的年末假


那天的早晨,为了回去准备某个活动,我在去车站的路上摄下的。可惜没抓准时机,未能把她最美的瞬间捕捉。

今天突然很没兴致地想起了中四那年的口试辩论题目:“假期使人变得懒散”。

作为反方,我们一直在“个人因素”上兜转,差不多快把对方给气死,哈哈!突然想到这个辩论题目,也是因为自己刚想说,唉,怎得变得如此懒散了?都怪假期,都是假期惹的祸!这就想到了这个辩论题,其实啊,真的是假期的错吗?

我没辩论的心情,也没有如此逻辑清晰、条理分明的脑袋,更没有伶牙俐齿,所以,我还是回到我这沉闷的假期来吧。

刚打开某个聊天应用程序,一托拉库的讯息涌上来。才几天,他竟然有办法把自己每一天到过的地方、每天吃的每一餐、每一种甜点、小吃都拍照放到聊天室里,天啊,我快被烦死了,实在没心思去看那些照片。我着实好奇,去玩的人还有时间和心情上聊天室吗?旅游不是旨在享受当下吗?我明白拍照对于回忆与记录的重要,我更珍惜这种记取的方式,只不过,每一张照片如果都要分享到聊天室里来,这不是太夸张了吗?除了旅游之外,不管他到了什么地方,都要报行踪、上传咖啡糕点。我们又不是他的谁,真有必要这样报备吗?况且,那越来越多的照片,聊天室可不是私人云端储藏空间啊!

我们也常做这样的事,好吃的、好玩的,都会想到知己好友,把图片上传、把快乐分享,但如果每一天都这样的话,哎哟喂,烦不烦啊?

有趣的是,由于我们之间还有对他的私生活有兴趣的人,几乎他的每个讯息她都愿意回复,我实在彻底咋舌啊。You know what, why don't you two get a room? By 'room', I mean chatroom, dude.

自从与他们变得越来越友好,玩乐的时间也占去了大部分的私人空间,我开始没法习惯,也愈发自责,学习的事,竟不太上心了。如何能做到刚刚好呢?这未必每个人都能体谅与理解。呵。

原本应该是五周的写意轻松,结果,为了学会,为了活动,为了种种原因,放假快两个星期了,才真正的回到家。可才开始松懈下来,一堆讯息又来催人命:新春联欢会的赞助还是不够,幸运抽奖项目仍没有任何赞助商品、大学学生事务部门不太同意会计学生到发廊学院参观、活动需要的巴士申请恐怕没办法通过,原因?巴士统统被预订去了,真搞笑!还是星期日呢,预订日期错误、 还有一项大活动,连企划书都还没完成……

呼,不想了,我能做的都做了,该来的反正要来,我就等着吧。想必开学的时候还有更多事情会将我淹没。

青春列表结束之后,我似乎没有停止分享歌曲,而我的心情,都还是继续通过这些歌曲来表达。可能是文字和言语都与我生疏了。有多久不曾真正的静下心来看一本中文书,有多久没写过字了。想到中学时高中的班主任,和那每一位教过我的华文老师,实在对不住。当初多么强烈的民族意识,也在生活的快步与琐碎中渐渐被磨掉了,唯独那暴脾气,却是改不了,真无可奈何。


现在的心情: In My Place - Coldplay  不给连接了,有心的话,何须连接?哈哈。



20 December 2014

Autumn after Summer

I feel like I'm gonna fall sick again, been sneezing all day. This is just sad.

Two weeks of my sem break has been spent on meetings and preparation for events, now when I'm finally free, sick? Really?

I realized that I like going on the road, and spend a long time travelling in the car, ah ha, but not being the driver. Tuning in to Lite FM, sit back and relax, I only found it enjoyable on the way back. We spent a day in Klang yesterday, to celebrate a friend's birthday.


Captured this few days back when it was dusk at my place. Sometimes, I like this place too when I'm alone. And when I am all by myself, I am faithful to my inner feelings. “孤独时最容易使人忠实” , quoting Brian Wu.

I remember how it started, I was hoping it to be endless. And Dusk shows us all how it ends, everything, like how the Sun sets. But not really, it does not end, you'll see Dawn, isn't it? So what are all these crap I've been talking? If you'd watched 500 days of Summer, you'll notice Autumn appears towards the end. This is what I am talking about.



Everything comes to an end. The end of something is the beginning of another. Maybe it's a cycle, I'm not too sure, 'cause I have not reached the point of realising and believing it's all a cycle, I'm only at this stage where I can see Autumn coming after Summer, like how Tom does.

And I like Autumn. :)

This song pretty well sums up my mood.


15 December 2014

熟悉的侧脸


我在等列车的月台上看见她。

我不认识她,没见过。她坐在椅子上认真地看着刚从书展里买回来的书,啊,是了,大野狼,就在这车站附近。

她系着马尾,不时抬起头来看看看板上的时间、 列车来了没,有时候并不是在看什么,或许只是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开一会儿,琢磨、思考着书本上的字句。

我真的不认识她。是认真的人的魅力?是系着马尾的女生特吸引人?或许是,但在这个场景里,都不是呢。

她有一张我熟悉的侧脸。述说着比她手里的书本更令我动容的故事,我无法把视线移开。

你或许不理解这种几近变态的行径,我并不想说服你。我的感觉,无需你服气与理解。

多少次,你又看见了那张熟悉的侧脸,而她总是安静的,不说话,总在忙着一些你再也没心思去在乎的事。你只想看着她,听她那安详的脸上述说的故事。它是那么的宁静,却又像是对你细述着万语千言。更正确地,应该是你在对她倾诉着一切,因为,她压根儿没有察觉到你的存在,只能是你在对她述说,可在那一刻,计较这些都是无意义的。天知道你们之间的空气到底交换了多少次彼此的气息,以至于令你有了这种 “我们之间传达了多少的讯息啊” 的错觉,而你们,都是安静的。

在藤井树的 《六弄咖啡馆》 里,看过这一段字句:

“我从她的侧脸,看到了另一个世界。仿佛我跟她被隔离在不同的空间。或许该这么说,当我看着她的侧脸时,我的人在这个空间,而 ‘我双眼里的视界’,又是另一个世界。那感觉就像是全世界只有你熟悉这张侧脸,而这张侧脸只存在你的眼睛里,却不存在于你的世界。

让我说得清楚一点,就是当你看这一张熟悉的侧脸,其实你并不是正在 ‘看着’,而是正在 ‘倾诉着’。你正在对着这张 ‘熟悉的 侧脸’ 说话,只是对方听不见。”

我也曾在念基础课程开学没几天的时候,看见过这一张熟悉的侧脸。她不属于任何人,她只属于某个角度,某个时间点。她属于偶然。

是啊,偶然。

6 December 2014

青春的播放列表 - 第十首歌

Playlist at 20 - Song No. 10

问我  --  陈丽斯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cr5j5lszPM


这是爸爸的推荐。虽是老歌,我觉得对任何年龄层都适宜。我们都还年轻,一个年轻而健康的人最大的财富就是时间。犯了错,我们还有更正的机会,因为年轻。朋友告诉我,比 如,考qualification papers,不合格,我们还有机会重考,当你开始工作了,或者有家庭之后,也许就没有这个时间和精神重考了。

这其实是很个人的见解,每个人看法不一,我只是觉得,无论如何,你就是你自己,自己决定吧,只要你最终还能抬着头,挺起胸膛回应:我是我,那就够了。

分享这首,作为结尾的歌,只是希望我和我亲爱的你们能坦坦然然的,无论别人如何评论,认真地做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