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 July 2015

一半一半

隔好久了吧,嘻嘻。

忙,从第一个星期到现在不曾闲过,却很充实。参与过那么多活动,这一次,我忙得更快活、也更感受到团员之间的融洽。这在往后,绝对会是美好的大学回忆。

最近国家发生的大事好多,各种评论各种猜测各种怀疑,看别人的评论,除了极端的之外,我发觉自己是个开通到几乎没有了主见的人。我很大的弱点之一,每次双方争论,我总喜欢从中寻找平衡,这方有他的道理,对方亦有他的苦衷,非要我选边站的话,有点难。不过,事情一旦牵涉到了原则问题,我的接受度突然变得很狭窄,誓死捍卫原则。

我不能多评论,因为事实很明显。没有文明的态度查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只用叫嚣、暴力的方式对待,更可悲的是,几十年来不停替换的教育政策很明显的失败。基本的思考能力完全被别人的一两句煽动像鬼遮眼一样的开始不分青红皂白使出野兽般的蛮横霸道,像猴子般毁坏他人的财产、对人暴打。这么多年来,人类文明程度还停留在落后的远方,想与他国肩并肩并排共站,我这一代人都不知道能否看得到。这除了证明教育的失败之外,也深刻彰显出人与人之间极具针对性的仇恨。长期下来,我们对彼此刻板而负面的印象是不是祸首?这种印象代代相传: 谁小时候不曾被父母用 “会被某族的坏人抓走” 的恐吓方式吓过呢?我们都不无辜,但总还有讲道理这一环。我从头到尾不曾用种族来区分彼此,为的就是要让你知道,蛮横的人、思想不文明、容易被教唆的人比比皆是,什么族群的这类人都有,只是你,作为旁观者,如今在事情如此分明的已经被人牵涉到种族议题之后是否还能如此客观地做评论?别人会说你,有脑吗,别人已经欺负到这份上了,你在装什么好人?是吗?自己想想。

至于是不是转移视线我根本懒理。对一件事情深刻关注的同时难道就会忘记另一件同样至关重大的事?更何况资讯发达世界里的人已不是那么容易被糊弄的了,当然小部分人例外。有时候,我无法不为玩弄各种手段的人感到悲哀,因为这种手段简直是把我们当猪,连好好部署一下、细细计划的功夫都省了,直接用生硬荒唐到没话说的方式来侮辱我们的智慧,有够搞笑,同时很悲哀。很多次,这种糊弄已经发生很多次。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大家没有忘记彼此。世界是平衡的,是相对公平的,我总这么认为。坏事发生了,你就会看到好人好事的更多典范,比平时还要多地出现。有人开始分享在过去的示威行动里他们如何保护我们躲避别人的欺压、在共同成长的过程里,我们彼此教会了对方多少的不同语言,我们接触到更多不同的文化熏陶、进而视野更开阔。我们到外国旅游,老外纷纷说羡慕你们懂得多种语言。

你看到蛮横、暴力的那一半,你或许会失去希望,不想再呆在这里,恨不得插翅往月更圆的地方飞去;你若看到彼此拥抱,彼此分享各种相互帮助、美好与温馨的那一半,你或许对这土地还是充满希望的。我很平衡,我都看,一半一半。

只好高声歌唱这一首:

可否不分肤色的界限,愿这土地里,不分你我高低。
缤纷色彩闪出的美丽,是因它没有,分开每种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