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March 2015

那一趟车程

Patricia 后来给我传来的照片,她说,以后,要来张合照才能走。我想,与其让它当背景,或许这样会更好?

想写一写那一次的车程。

那一晚,我打算为星期一的审计期中考做笔记,方便温习。我坐在书桌前盲目地抄着课文,手机忽然想起了讯息铃声,我拿起一看,是 Sabrina。她想等等晚上一同温习,问我好不好,我想反正大家都要考试,一起念念书也好。隔不久,简讯铃声再次想起,还是 Sabrina,这次她不想念书了,压力大,想等等到外面去看夜景,请我陪她同去。我想,这人压力一定特大,否则以她的个性不会轻易在考试将近的时候还想出去游荡,反正我也只是在做笔记,而笔记什么时候不能做呢,我便答应了。

当晚,我们到了一个叫“小云顶” 的半山。Patricia 开车,我、Sabrina 和 Jeff 坐上车,我在副驾座上,那对情侣在后座。一上车,Patricia 按下播放器,顺手把电台频道转到 Lite Fm,那时正播着 Stevie Wonder 的 I 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全车人都是老歌爱好者,全都对这首歌不陌生。我心情大好。歌曲播毕后,Patricia 转听 CD。CD 播着唱到了一半的 Right here waiting,我禁不住 “哇” 了一声,今晚怎么这么有气氛啊。Patricia 会意到我喜欢,于是把歌曲打到 0:00,重新播放,我们开始跟着唱。

后来,传来了Leo Sayer 的 More than I can say,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唱着,而当歌曲播到一半时,Sabrina 开口了:能不能重播这一首歌?我想大家一起唱。我们欣然答应,于是我们就这么,四个人,Patricia 说的,四个老骨头,同声和唱着。气氛很和谐,我内心非常平静,却也有一股深深的力量在内里翻滚。我们在车子里,我们听着我们都爱听的歌,我们彼此应和着,歌唱着,声音与声音配合着,没有任何冲突。这不正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做的事吗?不经意地,与我还不太熟的 Patricia 就带着我们,一起完成了我最简单的希望,虽然,他们当然不知道那是我喜欢做的事,却那么自然地与我共同完成了。也许,有些事,虽然你期待和特定的人一同完成,但冥冥之中,能够陪伴你很自然地去实现的人,却是你还不太熟悉的朋友,也并不是你原本期待与你共同走这一段路的人。在这个范围里,我们虽不熟,却是那么的默契十足。这像是命运在你以为它永远不会眷顾你的时候为你露出的一丝丝机缘。偶然,确实令人更雀跃。能够找到与我有共同爱好的朋友,欣慰呢。

在上山的某段路上,Patricia 让我们打开车窗,吹着风,哼唱着与时代脱轨的调调。那时正播着一首我未听过的歌。Patricia 说,那是她特喜欢的一首歌。我仔细地听着,旋律很平静,是很安静的一首歌。歌曲播毕,我问她,这首歌叫什么?她说她忘了歌名,而我如今也把旋律与歌词都忘得七七八八了,想再搜寻也难呢。我把车窗按得很低,风呼呼地,我想起了那部电影。在这样的一个画面里,伴你同行的歌曲会起很大的作用,带动情绪之外,最重要的,它会在你的回忆里添增如何不一样的味道呢?我们的偏好差不多,这样的机缘,在我的回忆里,漆上了另一种颜色。我在上一篇提到过我期待一次 Roadtrip,这路程虽短,却也令我满足。我的希望很简单吧?

在半山上,Patricia 找到了停车位,我们在路边,靠着栏杆坐着,看那一面很广阔的吉隆坡夜景。这里不是高级餐厅,路边有很多嘛嘛档,很多摩托车停靠、有人抽烟、大声地开玩笑,我厌恶那一阵阵飘来的二手烟,但没法,这景观是属于大家的,而且,我喜欢这地方。姑且不论这里的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我觉得,这地方的可贵之处在于,它不区分来者,每个人都有同样的权力来欣赏这城市的美,它是免费的。你可以选择任何一处你喜欢的地方,靠在栏上欣赏。

Sabrina 来到这里以后,和 Jeff 发生了一些口角。Jeff 没办法说服她,要我们看好她,然后自己走到了另一边静一静。Sabrina站在景观前好久,好久好久,她的站姿没有改变过,像僵在了那里。她原本就压力大,现在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知道 Sabrina 的个性是有事情的时候更希望一个人先冷静下来,而 Jeff 和我很像,我们需要当场沟通,我们希望在事情发生以后不拖延,因为拖延了,以后再补救或许就来不及了。但我们也明白每个人处理事情的方式不同,所以我们尊重别人的方式,不强迫,这也是为什么 Jeff 选择把她留在这里,一个人到另一边走走的原因。

我想过去慰问 Sabrina。Patricia 阻止了我,让她自己来吧,她需要过自己那一关,我们到另一边说话去吧。我知道 Patricia 对于人与事物的理解都比我强,所以我很听话,跟着她走到另一边,保持一个能够看到 Sabrina 而不打扰她的距离。我和 Patricia 是通过社团即将合作举办的活动而认识。我们担任各自社团里的同个职务,也一同合作,她总是说,我们得多互相了解啊,现在还真是找到了这么个机会。我们开始聊,聊成长环境、聊自己的小圈子、聊梦想、聊曲折。我知道她父亲刚过世,我想避开这话题,免得勾起她伤心的回忆,但她倒爽快,侃侃而谈。她说,现在母亲在哪里,家就在哪里。谈话过程中她没有哭,有些时候可以听见她哽咽的声音,我轻拍她的肩膀,加油!除此之外我也不知道能怎么为她鼓励,我有些笨拙。

我们待到凌晨一点多才离开,间中 Sabrina 拿起手机不知拨通了谁的号码,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我们当时在附近,Patricia 和我走过去,想拍拍她的肩膀,却被她轻轻甩开。看来她还是需要一个人继续冷静,于是我们又走开了。Jeff 说,Sabrina 经历过不美好的童年,他自己亦是。但同样不美好的经历,会塑造出两种结果。有人会得到启发,把自己变得更好;有人会抛不开受害者姿态,沉浸在伤痛中,难以复原。我可以看到 Patricia 和 Jeff 的坚强,但 Sabrina 何尝不是呢?她比任何人都坚强,只不过,她确实放不下某些事。作为朋友,我虽然想帮她,但像 Patricia 说的一样,这一关,得她自己过。

那一次的车程,无论后来发生了什么,我还是异常珍惜的。好比一部电影,结局不怎么理想,但间中如果有那么一个很和谐美好的画面,我想,虽然整体感觉或许不一样了,那画面却是不会因为结局糟糕而被影响的。


作为我这一次记录的结尾,分享这一首我个人觉得唯美的歌:

Hello Nico 的 《花》

不给连接了,自己搜寻吧。


11 March 2015

Going on the road



我喜欢偶然。

好几次手机与笔电的音乐库同步出了问题,结果手机里的音乐库完全被清空。我习惯了没事的时候就戴上耳机,进入某种自己定义的空间。课堂与课堂之间的空档、早到课室等候讲师到来的空档、在列车上、复习的时候,我总会把手伸进口袋里,掏出耳机,戴上,然后开始选择列表播放,又或者,不选任何列表,直接随机播放音乐库里的任何歌曲。所以,当我的音乐库因某些问题而被清空的时候,我原想,嘿嘿,我倒想看看自己能够带着个没有歌曲的手机撑多少天,结果第二天早晨从床上爬起来就连忙打开笔电,重新同步歌曲。

之前买回来的专辑里,有好些歌曲都还没听过,而我从不把自己没听过的歌曲放入手机曲库里,但因为晚点还有课,来不及一首一首歌曲去选择,于是也把许多未听过的歌曲同步到手机里了。一直没有时间去筛选,于是那些歌曲就一直呆在手机里。直到昨天,写报告写累了,躺在床边发呆的时候又拿起了手机,随手按了随机播放,听着听着,咦?好好听的老味道,但那是没听过的旋律。我拿起手机一看,是 Bee Gees 的歌,歌名我忘了,但我心情指数就此上冲,因为偶然,偶然听见了一首好听的歌。

偶然很奇妙。你无需期待,因为你对它的即将到来毫不知情。你没有任何的时间准备,因为你压根儿不知道它会发生,所以,也不会有准备的必要。它有点像惊喜,但惊喜是令人兴奋的,惊喜是没办法平淡去对待的,若惊喜的时候你感受到了平淡,那只能说明所谓的“惊喜”还没达到水准。而偶然与惊喜不一样的地方,偶然是别人没办法制造,也不是任何人能够替你准备的,偶然大概是齿轮与齿轮间的某个地方突然接上了,然后偶然发生。一切都那么自然,却又那么的与往常不一样。

我不知道这么表达贴切与否,但那是我对于偶然的理解。也许就像是你家附近的一间咖啡馆,你从未光临过,也许它初营业时你曾想过去喝杯咖啡,但你没放在心上,时间久了你也就忘了。直到某天,傍晚的时间你跑步经过那附近,天忽然下起了雨,于是你躲到路边的店门前,但眼见雨势不小,一时也停不了了,于是你推门走入咖啡馆,坐了下来。你随便点了杯咖啡,毕竟这种刚当了落汤鸡的心情没有多好,你也并没有任何来喝咖啡的计划。咖啡来了,你很自然的喝了一口,这时,你发觉这咖啡出奇地对味,你又喝了一口,心想着,天啊,我怎么不早些来这里帮衬呢?这么久以来一直错过了这种美味。但你庆幸某种因素,因为雨,因为没带伞,你尝到了它。

我想,这也就是偶然。

从小一直坐在车后座右手边,也就是驾驶座的正后方,看爸爸的白头。爸爸年轻头发就花白,从小,只要爸爸出现在课室门口接我放学,同学总会喊:“喂,XXX,你公公来接你了”,爸爸总是不好意思地笑着,而我总会喊回去:“公你的头,那是我爸爸!”。记得小时候出游,我们的车子开上了大道,收音机收线开始模糊的时候,我们总会拿出卡带,我出于私心,总会赶快找余天的卡带,马上按入播放器里,然后和爸爸一起跟着唱。爸爸喜欢余天,小时候受他影响,总学着余天那雄浑的嗓音,唱着一首又一首旋律与时代脱轨的歌曲。爸爸从没想过我会把那些卡带里的歌曲都唱熟了,连歌词都熟记不漏。

我偶然想起了这些,是的,很自然,却和往常不一样。原来我一直喜欢 road trip。我也是偶然发觉自己喜欢坐在奔驰的车子里,如果不开收音机,那么至少要放一个适合在大道上奔驰的播放列表。以往听歌的时候,某些歌曲很自然地令我想起在大道上的奔驰。这些歌曲,大概就是适合被收入这样的一个列表里的。我上网搜寻过 Road trip playlist,听起来都不错。而如果收音机收线不错,那么转到 Lite Fm 或者 Melody Fm,开在路上,感觉也不赖。我坐过许多同学开的车,他们每个人听收音机的口味不一样,但我总是比较记得乘坐在收听 Lite Fm 同学的车子里的时刻,感觉特不一样。

那天我和死党视讯,和三毛说起我想要来一次 road trip。没有计划,我也只是说说而已,毕竟要迁就放假时间本身就是一个问题了,不勉强。不非得要 road trip,我只是想去一去那块每次在列车上看见的空地,像山丘,但太矮了,很大一片空旷的绿草地,在 “Tiroi” 和 “Seremban” 站之间的路段。那附近有一间较长的木板屋,看起来像违法建筑,但不知道是不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想去那块空地,它吸引着我,虽然它只是一块很寻常的空地,但我总会对它多看一眼,在每次经过的时候。

没有原因,就像三毛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一样。“我不知道。” 我这么告诉三毛。

我记得有一回表姐开车载我到当时上基础课程的公寓,我们在大道上,经过某个地方的时候,大道边的坡上有座木板搭建的亭子,很简陋,旁边有两棵棕榈,亭子向着另一边,我看不见那一边的风景,但那时的天空云不多,天空淡蓝色。那个画面,我至今都记得。我很喜欢那样的画面,非常喜欢。我记得当下自己赶忙看了看大道边的路牌,记下地名,因为我想找到那座亭子,我得去那里看看啊。我希望,我不仅只记得那个画面,我会亲身走入那画面,去感受宁静与安详。

Road trip 是一个目标,我先记下来了,是不是和死党一起去却很难说。我想,人生如果不那么无常的话,生命若然不那么脆弱,road trip 一定会有许多回。和不一样的人同行,感受也必不同。如果你也喜欢,找天吧,先从最近的目标开始,我们会找到彼此都喜欢的地方、欣赏的风景。


像这首歌里唱的一样:能和你吹着风,就觉得很感动,世界纷纷扰扰,有你在我怀中,牵着的手不放开,就不怕会走散,很实在,很简单。而我只想问你,你承受得起如此纯粹的简单吗?

也许哪一天,我们不经意开上了大道,很随兴地决定来一次 road trip,没有计划的……你觉得如何?

祝您愉快。